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简单就好

 
 
 

日志

 
 

数学的困惑  

2018-04-03 23:27: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教八年级,前一个多月的教学内容都是空间图形,它们的空间位置与数量关系都必须用特殊的几何语言来表达,于现在网络语言不讲章法天马行空的年代,严谨有序的演绎推理让学生大呼太难!太难!而看学生写的几何解答证明题过程,更是让数学老师抓狂!抓狂!
  当学生的认为数学越来越难学了,做老师的感觉数学越来越难教了,这是为什么? 
  这是快餐文化盛行的结果,也是功利化教育的后果。
  当所有的教育教育学行为都指向中高考成绩时,多快好省是最有价值的目标,数学知识也不能幸免地打包成了压缩饼干,为了便于考试与评价,标准化试题成了知识复制效能的试金石。我们的教学大多都成了解题技巧、应试指导教学,学生的学习过程主要就是探寻解题秘笈与得高分葵花宝典的过程。现在的数学课堂中我们自诩为数学能力的培养充其量只是解题能力的技术活训练。我们不会为一句数学语言的准确表达而停下来反复问答,不会因一道证明题的逻辑表达不严谨而象改作文一样修改更正,也不会选一个来自生活实际的问题进行实测与计算,更不会运用数学思想与方法进行实践操作与数学评价,这并不是说不重要,只是因为无法用标准化的方式来考试来评价,呵呵,学了不能考,也不能加分,不能考的东西,不能加分的东西还学它干吗呢……至于真正意义数学学习能力与数学素养的培养,数学思想的形成,数学基本经验与基本方法的积累与提高,是需要时间锻炼的,是需要经历过程体验的,是需要浸润的,是需要等待的,应试教育让人如此焦虑的当下,你等得起吗?有谁等得起??
  数学是表达数量关系与空间位置关系的学科,是反映客观世界和探究未知奥秘的工具。从某一个层面来说,它是用另一种语言写就的诗歌,是哲学的,理性的议论文。因此,学它是有用的,必须的。学习并掌握基本的数学知识,应当是一个人格健全公民的最基本的素养之一。但是我们面对应试的必然,人为拔高了数学学习的难度,变相的叠加堆砌知识点,用卖弄技巧的难度来满足考试选拔与分层的需要,而不顾及个体学习的差异和基本与核心的数学素养的普及。零和游戏的规则就是牺牲一部分的利益去满足另部分人的利益,这里指的所谓利益就是优质的教育资源的获得,比如重点初中、高中的的学位,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等等,而这些应试教育下的产物又实实在在的对获得者的未来生活带来看得见的更大的利好。他们对社会资源分配有优先权,他们对底层有话语权。所以,再多对应试教育的指责与诟病,都无法影响改变对高考制度的狂热拥趸者,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可以成为零和游戏的获胜方,因为他们相信高考是公平合理的。高考真的是公平的吗??让数学学习觉得困难重重是正常的吗?
  许多年前,我坐绿皮火车去南方,漫长单调的旅途中,一位带小孩的女士看我在看教育方面的书,便问我是不是老师,我说是。当得知我是数学教师时,她很激动的喊了出来:我数学学得烂,最怕数学老师了,弄得我像做了错事被人当众揭穿一般窘迫。巧的是,昨天一同事因孩子在我班里数学学习情况不太理想,特地到我办公室交流,谈及孩子的数学学习问题,竟然上升到了遗传基因层面,孩子没学好只怕是有遗传因素,她说自己以前就学不好数学,怕数学,高考时数学成绩惨不忍睹,直到现在还经常梦到做不出高考数学题而惊醒……数学成了多少人的恶梦啊?!教数学的又折磨过多少可怜人?!
  今天的课堂里,每个班我都抽查了五个同学识记特殊四边形的性质与判定方法,有些同学还是很难准确的用数学语言来表达特殊与一般之间的关联。后面我又补充讲了三道习题,重点讲问题的转化,讲把陌生的问题转化为熟悉的问题,把复杂的问题转化成简单问题的基本数学思想,许多同学若有所思,也还有几个同学在打瞌睡。怎样才能唤醒那些瞌睡的孩子呢?若干年后,他们会不会也从怎么也做不出数学题的睡梦中惊醒?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很是不安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