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简单就好

 
 
 

日志

 
 

在教育的黑夜里怎么穿行?  

2015-05-03 06:4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家是个什么“东西”?

金 新

偶然网阅一个叫孙光友的校长写的宏文《教育家是追求教育真理的勇者》,窃以为,这观点型标题“说”了等于没说,三百六十行,只要能成为“家”的,都是“勇者”。

举个孙校长不爱听的例子,大谈同性恋“合理”的性学家李银河博士难道不是“勇者”?

孙校长不明白:“为什么一提起教育家,就只记得孔子、蔡元培、陶行知、马卡连柯、苏霍姆林斯基、杜威这些伟大人物?那些大师,都是一个时代的太阳和月亮,尽管非常耀眼,但不能因此就否认星星……”于是乎,他执著地认为有些“星星”也是教育家:“魏书生、斯霞、于漪、钱梦龙、王金战、程翔、窦桂梅、孙维刚、高万祥、李吉林、李圣珍、霍懋征、刘京海、李镇西、陶继新......,还有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星星。”

外电曾有消息说:“2013年3月16日下午,在法国巴黎的中国妓女第一次上街游行。尽管她们还没搞明白这次游行的口号与诉求,但依然热情高涨。”笔者十分佩服这些作为性学工作者的“星星”们为了生活而不顾廉耻地抗争的“勇气”。

“陶行知是到目前为止中国最后一位教育家”,此言可谓高瞻远瞩,尽管为免偏激之嫌,可限定于1952年“院系调整”消灭私立学校后。

倘若眼下还有自称或被人奉承为教育家的,当咄咄质疑曰:“教育家是个什么‘东西’?”

说到“东西”,真有点不好意思,工具书云,其有时“特指人或动物(含爱、憎感情)”。诸如 元人马致远 《青衫泪》有云:“但犯着吃黄虀者,不是好东西。”清人曹雪芹《红楼梦》有语:“ 王夫人 哼道:‘糊涂东西!有紧要的事,你到底说呀!’”业已乘鹤西去之今人老舍 《二马》有道:“看那个老东西的脸,老像叫人给打肿了似的!”

即便如此,面对热衷这“家”那“家”的追“星”族,问一问“东西”,大抵没有什么不妥。

有人说,孔子之所以是“教育家”,是因为活着的时候犹如“丧家犬”。

《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适郑,与弟子相失,孔子独立郭东门。郑人或谓子贡曰:‘东门有人,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要以下不及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狗。’子贡以实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状,末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

孔子十五岁志于学,三十而立志于教,五十知天命志于政,六十耳顺之年周游列国,七十随心所欲编写教材与总结人生。他给人们留下的文化遗产主要有四项:以仁为基,为后世构建了道德体系;以教为化,为后世提供了教育经验;建范立制,为乱世重塑社会秩序;任重道远,为知识分子留下社会责任。不幸的是,中年丧妻且老年丧子的孔子生前到处“毛遂自荐”,没有一个君王愿意接受。“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君王用’”,应当是仲尼大去之日的遗憾。

持这种观点的人可能敏感到教育对于任何统治者来说仅是一种“洗脑”的伎俩,思想超前而“‘功’高盖主”者每每生不逢时,不可能有“特级教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有突出贡献专家”、“优秀专家”、“优秀班主任”、“十大杰出青年”、“三八红旗手”、“巾帼英雄”、“春蚕奖”、“红烛奖”之类殊荣,孔子的头衔那是死后的哀荣。生前肉食者心里之 “宠物狗”,身后大抵布衣口中之“丧家犬”;借用元稹“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诗句,好一个歪打正着!

问题是,独夫民贼蒋介石之下之蔡元培主张“思想自由”与“兼容并包”不是照样生而逢时者吗?

还是让我们静心审视一下想当教育家或自以为是教育家的孙光友校长认可的那几位教育大师吧——

孔子:大思想家、大教育家、政治家,创立儒家学派,开创全新教育理念;蔡元培:革命家、政治家、教育家,毕生研究哲学、文学、美学、心理学和文化史,致力于改革封建教育;陶行知:思想家、民主斗士、教育家,不仅创立了完整的教育理论体系,而且进行了大量教育实践;马卡连柯:作家、教育革新家 、教育理论家、教育实践家,具备扎实的文化科学、哲学、心理学与教育学知识基础,构建集体教育思想理论;苏霍姆林斯基:思想家、作家、教育家,既有关于教学基本理论的论述,又有各个教学环节的经验介绍和建议,构成一套完整的教学论;杜威:心理学家、哲学家、教育家,创建实用主义哲学与功能心理学,代表美国“进步主义教育运动”。

孙先生看好的教育家有一个共性——

集大成者!

《孟子·万章下》有叹:“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也。”孟子称赞孔子才德兼备,学识渊博,正如奏乐,以钟发声,以磬收乐,集众音之大成。而“半部论语治天下”正是表明了教育与天下的关系。

质言之,教育家一定是跨学科的大师,盖因教育乃“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之大事业,非集大成者难成教育家。

民国时期的春晖中学大师云集,比如教育家李叔同建树极广,其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在多个领域开中华灿烂文化艺术之先河。同时,他在哲学、法学、汉字学、社会学、广告学、出版学、环境与动植物保护、人体断食实验诸方面皆有创造性发展。

自然界在没有月亮的夜晚,星星的微弱亮光也许能给睿智者以光明的遐思——

黑暗没有吞没太阳,星星会发光吗?

人类社会大概由于亏缺教育大师的土壤,方令沐浴体制人造阳光的宠儿成为“星星”,难怪许锡良的笔下会有“伪书生”之有趣而含泪之谐音!

“近代中国危机四伏,面对泱泱大国任人宰割的社会现实,中华民族于天朝上国的长梦中渐渐觉醒。有识之士痛定思痛,他们以急切的心情斩榛辟莽,前驱先路,苦苦探求抵御外侮、救亡图存的出路。希望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了教育,一股藉教育以自强求富、挽救国运的教育救国思潮应运而起。影响所及,一批批志士抱定教育救国的信念奔走呼号,更有人在这一旗帜下心无旁骛、终生不渝。”那是一个产生教育家的最佳时代,张伯苓堪为这些教育志士的杰出代表。

在一个分数成校长政绩与升学率成教师饭碗的伪教育“大跃进”时代,所谓教育家大多不过是丧失灵魂连知道分子都算不上的教育太监抑或妓女。

在一个没有教育家的时代的另一面,是体制压抑了很多具有教育良知并具备教育家天赋的知识分子,这是鄙人看了《魏书生:技术主义和权威人格的末路》与《对习惯的追问 ——评魏书生先生的习惯》两文后的最强烈的直觉。

就此而言,蔡元培是个幸运者!

                                                                                                       匆匆于2015年4月27日9时16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