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简单就好

 
 
 

日志

 
 

我的老师  

2011-09-12 14:2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老师 

        在所有教过我的老师中,许多老师都只记得姓了,名字已经模糊。但唯有我的启蒙老师——丁兰香老师,却一直清晰的记得。她那美丽芬芳的名字,总是盛开在我记忆的深处,清香又温馨。

           我是一九七九年在新民小学读一年级的,那时我父亲也是新民小学里的民办教师,报名那天父亲带我去学校,但心里还是怯怯的,总感觉学校里老师都很严厉。见到丁老师后,只见她轻言细语的,总是一张笑脸,很温柔,就稍稍安下心来。那时丁老师还没结婚,学校老师还要晚办公,备课到深夜,天冷的时侯,老师就留我和她睡,她胆小,让我作伴,顺便帮我辅导作业。记得刚学汉语拼音的时候,“a”字母总是写不好,右下角的那一小钩钩不上来,写成“q”了,急得直哭。丁老师很有耐心,一边安慰我,一边捉着我捏笔的手,一个一个的纠正。丁老师很细心,一年级要用铅笔写字,同学们用力不匀,铅笔芯常常折断。丁老师一下课就帮我们削铅笔,她削出来的铅笔很好看,整齐光洁的刀痕,笔尖粗细恰好,捏着丁老师削的笔,同学们很欢喜,认认真真的写作业,教室里静静的,只听见“沙沙”的写字声了。七九年的冬天很冷,天睛的日子,丁老师就安排我们在上学路上将干枯的树枝捡起来,一捆捆整整齐齐的堆在教室后面。下雪的日子来了,北风呼呼地响,屋檐下的冰棱柱子吊下来足有尺多长,我们的小手都冻得通红,这时,丁老师就要大家搬开课桌椅,在教室中间烧起一堆旺旺的火,大家围成一团,伸着小手烘火,还一边讲故事,开心极了。

          丁老师只教了一年,很快就结了婚,她不再教书了。我很是失落,总觉得其他老师比不上丁老师。过了几年,丁老师来我家,看望我父亲,见了丁老师,我满心欢喜的喊了她,她也问了我的学习情况。再后来,她搬家到很远的地方去了,从此再也没有见过她,现在,怕也是奶奶了吧,祝敬爱的丁老师一切安好!

                                       周老师

            周老师是我中学的语文老师,他高大魁梧,只怕有一米八,一张国字脸,白白净净很气宇轩昂的相,应当是位威猛先生,不料说话却细声细气,有点娘娘腔,加上他的脾气出奇的好,同学们都不怕他了,他从不批评人,同学们当然喜欢他。因此上语文课气氛异常的热烈。下面的同学们再吵,他仍然在讲台上吟诗作赋,兴致盎然。最多是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他停下来,面带愠色的望着我们,提高了半个音阶说:“大家安静一下好吧?!”教室里短时间静下来,他就说:“来,我们接着来,”周师老再次沉浸于“秦时明月汉时光”的情境中时,他的声音也再次淹没在我们的热烈的吵闹声中了。

         在这样的课堂里,想必认真听课的人不会太多——但终究还是有几个的,我算是其中的一个吧。不过严格算来,只算半个。和我同桌的那位仁兄,是位金庸迷,他把周先生的语文课堂演变成了说书场,前后左右都是他的粉丝,从《射雕英雄传》到《天龙八部》,然后是《笑傲江湖》,他老兄无一不精。周先生开讲时,他也开讲了,几个脑袋凑到一起,只听他唾沫横飞一顿乱吹。我也就只有一只耳朵听评书的同时,另一只耳朵兼着听周先生讲唐诗宋词了。我的确是佩服周老师的,他的古文根底极好,记忆力惊人。据说他能将《红楼梦》中的所有诗词楹联完整地背下来,周老师上课经常引经据典,神采飞扬。兴起时,将一些名句写到黑板上,领着我们吟诵。至今我还记得周老师教朱自清先生的《春》时,读到:“吹面不寒杨柳风”时,便将志南和尚的《绝句》抄在黑板上:“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我也赶紧抄在课本上,认真背诵。还记得他要我们记下的:“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纵有千年铁门檻,终需一个土墁头”……我上学时,最怕的事就是写作文,那时的命题作文是要紧扣时政的,以写做好人好事,学雷峰和讴歌先进为主。一到作文课,就要绞尽脑汁,收肠刮肚拼凑一些假大空的话,所以写作文成了最痛苦的事了,以致常常因作文写不出而留校。一次,我把自己的真实感受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篇,竟被周老师当成范文在班上念,并着力表扬了一番。我也高兴了好一阵,渐渐地也喜欢写点东西了。可见,老师的一言一行对学生的影响是多么的大啊!

      我毕业分到一所中学教书时,周老师刚好是那所学校的领导,他还是那么随和,没有进课堂上课了,爱好也有了转移,喜欢打点麻将,据说是输多赢少,所以大小领导老师们还是喜欢他。碰到他时,我从不喊他为校长或秘书,而是恭恭敬敬喊:“周老师”。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料想笑眯眯的周老师也成了“周爹”,我很多年没见过他了。

                                           董老师

        董老师是初中的物理老师,他个子不高,比较单瘦,不苟言笑。一年四季的衣服,不论棉袄还是衬衫,最上面的一粒扣子都是严丝合缝的紧扣,规规矩矩,和他的为人一样。

      董老师写得一笔好字,他每天早起,便写蝇头小楷百字,我们到他办公室里看到最多的是贴着挂着的字,极为工整。他的粉笔字,周正端庄、苍劲有力,像是印板印出来的一样,看到他写的字,就不由得让人肃然起敬。他给我们讲物理计算题,是按四步来的:已知;求?;解;答。这四个步骤,分四行来写,每一行的第一个字对得整整齐齐,很是美观。现在回想起董先生的板书,还清楚得很。自然,我们的作业格式,也是如此。

       董老师还练气功,每天都要打坐,武功高深莫测的样子,同学们都觉得他神秘。所以,当他上课喊同学答问题,用“一阳指”指着同学时,是有点让人害怕的。不过,练过功夫的董先生,却敌不过咱们的“师母”,那是一位悍妇,在肉食站当会计。原来的肉食站是最让人眼红的单位,相当于现在的税务局、银行等好单位吧。因此师母从没把文弱的董老师放在眼里。我们曾亲眼看见先生狼狈的从屋里抱头跑出来,汗衫都被撕烂,真是让先生斯文扫地了,让同学们抿着嘴偷偷笑。

        可惜董老师只教了我们一学期的物理,但他严谨务实,认真细致的作风却一直影响着我。

       今年的教师节恰好连着中秋节,一时间,学生的家长的祝福短信纷至沓来。自然想到我自己的老师,许多老师都失去联系,也未曾去拜访过,但学生永远都记得老师的教诲。写下上面的话,就当见着老师了。

        祝所有的老师们身体安康,颐养天年!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