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简单就好

 
 
 

日志

 
 

重逢,在初冬的温暖里  

2011-11-26 21:0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学校工作安排,周四去平江参加了一次教研交流。活动地点刚好在坚强、李刚所在学区。他们得知我将去,早早通知了平江的各位同学们,在李曦和月明的组织下,周五晚上,我们欢聚一堂,举杯共庆,纪念毕业二十周年。到了的同学还有瑶光、艺文、紧张、末胜、金龙、佳丽,饭后旦元从长寿街也赶了过来,席间,华良因有事不能来,电话问候了同学们,平江藉的同学,只有述文没有见到了,除了坚强常有联系外,大多都是好几年上十年没看到了,还有明月和末胜,整整二十年未曾见过,除了“形”有点变化,“神”都还在,在互相打趣的欢声笑语中,远逝的日子一点点拉近,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不知不觉的都在共同寻找珍藏在记忆里的似乎有点斑斑驳驳的时光了,当回忆到的一一个主题引起在大家的共鸣后,立刻一阵惊呼。入夜了,屋外初冬的寒意渐升,屋子里热闹喧天,暖意浓浓。

            饭后,围在茶座里,喝茶,聊天。还是聊天。谈家庭、孩子,谈工作、身体,谈过去、近况,谈自己、还有自己知道的其他同学的信息……相同的主题元素用不同的排列组合方式再加上特定的修饰和概括,构成了每个人不同的生活。我在同学们的谈话中,插不上话,想说却不知说什么,于是听着,在脑子里收集客家方言中的点点滴滴、普普通通和平平淡淡,然后调成一幅幅朦胧的场景画。时光之水在岁月的长河里缓缓流淌,人到中年就好比河到中游,从上游的激情飞溅、跌宕不羁一路奔泻,突然一下子宽了广了深沉了下来,在同学们平静的描述中,我们听不到失意也没有辉煌,只有走过的日子和坦然的微笑,艺文说:还好,我们都还活着,大家都笑了起来。每一条岁月之河的上空,都曾降临过风风雨雨吧,同学们都还好,真的很好了!再过二十年,也能这么好才好。平江的同学们家庭建设都不错,有四位家安在县城,大多都有车了。孩子们大的已有上大学的了,小的还在准备上小学,多数是初、高中生。只有没到的述文,还是王老五一个,也不知是“钻石”的还是“麻石”的。听说在边上班边做生意,老总当得蛮有滋味。聊着聊着,话题自然又转到没见到的同学们了,李曦是个有心人,把二十年前的毕业照发到网上了,谈到某同学,名字和印象对不上号时,大家争相去看照片,看见了所说的同学,也将二十年前青涩的自己悄悄端详着触摸着,青春的记忆一点点拣起,笑声又轻快起来。

            九点多,坚强他们要先走了,我们都送下来,各自留言道别,相约再聚。我们目送着他们的车灯亮起,刺破夜的黑,向前面的光亮急驰而去。接着,去南江桥的几位也走了。我执意把旦元留下来,几个人在月明家,长谈至深夜。记得旦元在读书时,喜欢写点东西,诗,散文都有的,他有个笔名叫“绿野”,我终于忍不住,问:还写点东西么?他点了支烟,抽了一口,幽幽的说:早就不写了……屋子里短暂的静了下来,只见他指间的一缕细细地轻烟,袅袅上升。

            清早,我与旦元在车站分别。目送着他的车调头拐弯,我突然无比留恋和向往着那绿原的旷野来……

            晚上睡得太晚,随着车的颠颇,浑然要睡。“嘀”的一声,有信息来了,是瑶光发来的,送给我的一首诗:

           课送老区仆风尘

           昔年窗友聚迎春

           共温求学三年事

           同话别后廿年情

          小阳日暖无寒意

          大笑声中有真情

          停著屡举琥珀杯

          暂约来年再相逢

          我微笑着回了条没有一点诗意的信息:多谢了,兄弟!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