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简单就好

 
 
 

日志

 
 

重阳忆菊  

2010-10-17 00:1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又重阳。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今年却看不到菊花了,许多年也看不到迎霜傲放的菊花了!现在无霜,也无菊了。尽管刚过的国庆节中街头摆过许多小盆的黄的白的盆景菊,但总觉得不是我记忆中绽放的菊花。——我记忆中盛开的菊花定格在十余年前,在我工作过的那块校园,一到九月,就有满园的素白与金黄,还夹着粉菊与紫菊,迎风怒放,清香四溢。

      把校园妆点得花团锦簇的老花匠——张爹,那时好象就七十多岁了,精神矍烁,身膀硬朗。据说他没有亲生儿女,只收养了一个儿子,隔着个把月来看他们两位老人一次。老人家是真正懂花的人,好像花就是他的儿女,每天都能看到他在花园里忙碌的身影,不是剪枝,就是施肥。“一分菜,十分田”,种菜都是如此精细活,更莫说伺候那些娇贵的花了。学校的花园有好几分地,老人家把它整理的精精细细,错落有致。一年四季,花开不败,花香不断。当时,我们的校舍破旧,条件艰苦,唯有满园姹紫嫣红,是为雅致。一年中,校园里开得最美的,花期最长的,就算是菊花了。

      菊是多年生的草本植物, 每年约莫四五月间,张爹就开始扦插,到了七月,就开始移栽,我们学校进门是一条校园大道,路两边种的是米兰,再中间就栽菊花,六月间,白花米粒般大小的米兰花开了,斑斑点点,缀在绿色中。秋季入学,天一转凉,菊就打苞,倐的有一天,你看到了一朵小小的黄花,它羞涩地躲在绿叶中,然后是两朵、三朵,再过一场雨,整条路都夹在鲜艳绽放的菊花之中了,张爹培育的品种中,花都大似小碗,重瓣叠叠,密密地紧簇在一起,很有感染力。花的色泽鲜艳,好象有五六种不同色的,其中以金黄和素白最多,白的素洁大方,花丝热烈地伸开着;黄的典雅含蓄,花丝略为收拢,蓬勃地绽放,朴素而不张扬。除了大道边的热烈,还有小径旁的优雅,张爹将最喜欢的品种栽在小花园的深处,有粉红的、紫色的,一簇一簇矜持地立着,任你欣赏。更为一绝的是还有墨菊,张老说:颜色越深,越难培育。他们看到过几次,后来不知怎么绝种了,可惜我一次也没看到。周敦颐谓菊为“花之隐逸者也”,我不这么认为,菊,在略带苍凉的深秋,开得那么的热烈奔放,是毫不矫情的执着,是神清气爽的从容与坦荡。家里也曾试着找张爹讨要过几株黄菊盆栽,移过来后总觉少了那种气质。沉吟间,自己心浮气躁,少了恬淡洒脱,故没有菊的从容与坦荡,还是人不如花啊!最近心境不佳,陡增苍老之感: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
   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张爹耳朵失聪,总是带个有线的助听器。有一次,外甥到我家,看到张爹后,小声地跟我们讲:乡里的老人家好酷哟,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听MP3!今天想来,还让人忍俊不禁!我每次见到他老人家,都会主动跟他握手,大声地打招乎,他也许听不太清我说什么,但我能读到他幸福的笑容如菊花般灿烂。如果老人家还健在,祝愿他安好!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